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视界快报 > 正文

桂廷会:“承德,你是我的光亮”

“今天承德去村里面帮忙,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,我就坐在门口等他。”我是綦江区打通镇下沟村村民桂廷会,34年前我因脑部长了肿瘤压迫神经导致失明,但即便眼前一片漆黑,内心却泛着光亮,而这份光亮就来自我的老伴——王承德。

桂廷会拉着绳子走路。(摄影:陈其交)桂廷会拉着绳子走路。(摄影:陈其交)

双目失明

带来巨大打击

坐在门口,微风吹过脸庞很温暖,树上的知了叫得很动听。之所以感受到的、听到的一切我都觉得很美好,是因为经历过磨难才更加珍惜。

我至今记得,自己和承德结婚那年,正好是他的入党之年。承德勤学能干、对人和善,村里的乡亲都拥护他。没过多久,承德就担任了村里的党支部书记。

承德下队督促生产,我就下地干活、操持家务、照顾孩子,一家人日子虽然过得平淡,但很和睦、很幸福。

但当你觉得日子还不错时,上天总爱跟人开玩笑。1988年的秋天,我时常头痛难耐,无数个夜晚被疼醒。承德带我从乡镇医院辗转到重庆大坪医院求医。

“脑子里长了一个大瘤子,如果不及时做手术将会危及生命。”医生当时的话我记得很清楚,犹如“电闪雷鸣”,“劈”得我瘫软坐下,更不幸的是,我的瘤子已经压迫神经,即使手术成功也会视神经萎缩。

没错,39岁那年,我看不见了。

王承德牵着桂廷会散步。(摄影:陈其交)王承德牵着桂廷会散步。(摄影:陈其交)

世界黑暗

消极对待生活

眼前一片漆黑的那种恐惧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。惶恐、无助、消极是我当时的状态。我曾一度想结束生命,不想成为家人的拖累。

但无论我怎么消沉、怎么发脾气,承德却没有说过一句重话。每天他很早就起床煮早饭,然后牵我起床去洗漱,再喂我吃饭。每次走之前他都会告诉我桌子凳子在哪边,走路时一定注意。为了方便我上厕所,他还专门帮我在家里系了好多绳子,为我指路。

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上厕所,我没有扶稳绳子摔倒了,一怒之下把绳子扯断了。第一次口渴想喝水,却不小心洒了一桌,我急哭了。但总是没过多久,一双手就会扶住我,是承德回来了,大概是因为担心,他中途折回来看我。

失明后的我像个废人,什么都干不了。村里的活儿、家务活儿、照顾我等一切事情都压在了他身上,其实我心里知道他很累。

王承德为桂廷会剥核桃。(摄影:陈其交)

承德为桂廷会剥核桃。(摄影:陈其交)

心中有光

希望年岁更长

2006年,綦江大旱,承德和几名村干部在院坝里小声讨论着办法,我知道他压低声音是不想让我听到、不想我担心。但靠近门缝我还是听到了。

“你放心去嘛,我自己在家没问题。”承德给予的温暖让我的世界慢慢有了光亮,他有万分焦急的情况我又怎能不支持,所以我站到门口对他说。

后来,听承德说,他带领村干部翻山越岭四处找水源,鞋子都走破了,终于在离村3公里远的横山找到符合饮用水标准的水源,又组织群众开挖沟渠重新架管。

渠道通水的那天,承德牵着我到现场感受了飞溅的水花。那一刻虽然看不见,但我感受到了他的喜悦,我也跟着笑了。这一年,承德还被评为“重庆市抗旱救灾工作先进个人”。

在过去的34年里,承德哄我开心、为我擦身、帮我梳头、牵我散步……所有记忆都交汇在我脑海。虽然那句感谢的话我从来没有说出口,但每次等他回家时,我都回味着那些温暖的片段。我暗自祈祷:尽管自己已73岁,仍然希望能活得更久一点,陪伴承德走过一年又一年。


(  作者:成蓉 陈其交   作者单位:綦江区融媒体中心  )

(  责任编辑:周凯航  )

【版权声明】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(视界网)、重庆手机台”的所有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或经授权使用重庆广电集团(集团)各频道节目,版权及相关权利属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(视界网)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经本网授权使用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(视界网)、重庆手机台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【免责声明】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(视界网)、重庆手机台、掌上重庆移动终端未标有“来源: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(视界网)、重庆手机台”或其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等稿件,均为转载稿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权利人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(视界网)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本网将依法处理。本网联系电话:67175860

重庆手机台